笔趣阁 > 遊戲競技 > 諸天劍鳴 > 27 你竟然喂我毒藥

27 你竟然喂我毒藥(1 / 2)

明白兩人故意做戲,裴歌對賊婆的闖入故作不知,直到九叔喊道:

“臭小子,還不動手?”

“阿強,開門”。大門打開,裴歌如箭般衝入,看到九叔已將賊婆擋下。

殺。

沉喝一聲,劍尖已是挑中賊婆後心。

嗤嗤聲大作。

被磨得發亮的劍身坑坑窪窪,冒起青煙,像被硫酸腐蝕了一樣。

“這家夥滿身毒血,普通兵刃不管用的。”九叔牽製賊婆同時,扭頭提醒。

但他這一停,反倒被賊婆趁機抬手,毛絨長鞭打在胸膛。

桃木劍斷成兩截,九叔倒飛而出,捂著胸口齜牙咧嘴。

換上藏玄劍的裴歌一式天外玉龍斜飛而至,削向賊婆脖頸,雄偉劍勢空手難擋,忙往一旁退去。

“師父,沒事吧?”裴歌來到九叔身前。

“你猜。”九叔手持斷劍,咬了咬牙。

我不猜。

裴歌不再多問,和九叔站在一處,與對方相持。

誰也不敢率先動手。

就像電影中武林高手打擂一樣,雙方逆時針轉了半圈,順時針轉了半圈,故意消磨對方耐心。

來來回回轉了好幾圈,賊婆還是不露破綻,神情謹慎,九叔不動聲色,一掌拍向裴歌後背。

“好徒弟,你先上。”

裴歌隻防著敵人,哪想到會被自己人、而且是一身正氣的九叔捅刀,猝不及防,直接被推向賊婆。

賊婆厲吼一聲,雙臂揮動,又是兩根毛絨長鞭擊向裴歌胸膛。

而趁著此時,有徒弟擋槍的九叔也隨步殺上,袖口抖出一道藍光。

被坑的裴歌滿肚子怨氣,卻不敢大意,一式玉井天池擋下一條長鞭,另一手運起寒冰神掌抓上。

仿佛是貓尾巴,滑溜溜、毛絨絨,在掌上繞了三匝,才勉強固定,抬手一劍在賊婆驚怒目光下再次將其斬斷。

而身後疾飛的藍光也在瞬間刺中賊婆胸膛。

這藍光不是其他,正是九叔以五帝錢編織的金錢劍法器,直到這兩日在九叔不顧元氣損耗的情況下才徹底煉成。

金錢陽氣貫體,賊婆一身邪氣遇上克星,神情痛苦,厲聲哀嚎,令人毛骨悚然。

右手抓住劍身,狠狠一掰。

這件法器就向第一次除魔之旅說起了拜拜,化作零散金錢散去。

九叔心疼得差點跳腳罵娘。

“讓我來。”一見這撿人頭的機會,裴歌頓時來了精神,持劍攻上,時不時在賊婆身上留下幾處冒著墨綠毒血的傷口。

賊婆退至牆角,左支右絀。

裴歌見狀,收起法劍,爆喝一聲。

一身內力全無保留的催動下,掌上銀色電弧狂閃,順著手臂蔓延至整條臂膀,在這瞬間,裴歌如同運使天雷的神將。

“受死。”

已退無可退的賊婆揚手灑出一把砂土,早知此物威力的裴歌不敢硬接,下意識閃身躲避,賊婆抓住機會,騰空飛起,往大門處而去。

“哪裡走。”

後方壓陣的九叔又是數十道符籙甩出,燃起火球,擋住去路。

反應過來的裴歌飛劍出手。

僅剩的一點內力發動百步飛劍,雖無法造成致命傷害,但在法器藏玄劍的加持下,還是給予了對方沉痛一擊。

騰空的身體摔落在地,勉強起身,不斷向後退去,怨毒目光死死地看著九叔師徒,像是要把兩人模樣刻在骨子裡。

“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的......”

淒厲吼聲中,往牢門處撞去。

“想做鬼?那得看我答不答應。”閃電奔雷拳催至巔峰,就連眼中好像都有雷弧跳躍閃動,裴歌目光冰寒,縱身一躍,已擋在了牢門前。

而賊婆見狀,不退反進,速度更快幾分,似要把仇人撞死。

最新小说: 全球進化我修仙 重生商業大富豪 我在27世紀重啟文明 超維黑客 我在廢土造裝備 盜墓之牛氣衝天 盜墓:從魯王宮開始 詭異複蘇:簽到十年,我下山收妖 諸天影視世界大佬 複活帝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