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二哥的夢(1 / 2)

“二哥直接說便是了。”胡依一酒量不好,隨意喝了幾杯,就有些微熏了。

“你恨胡嫿以及三叔三嬸他們,是因為他們算計過你,並且對長房不安好心,可你對付太子和周王他們,又是為何?”胡子玨的語氣微沉,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才問出來的一般。

胡依一輕笑了一聲,隨口就道“還能是為什麼,我隻是為了幫表哥……”

胡依一後麵的話,全都消失在了口中,她原本是想說,她對付太子和夜無殤,隻是為了幫夜紹奪嫡而已,但她在醉眼朦朧中,看著胡子玨那無比認真的神情,她後麵的那些話,怎麼都說不出口了。

一時間,胡依一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。

“阿七,”胡子玨先開了口,“你是不是很奇怪,我為什麼會在三年前突然之間就對你關切了起來?並且在這之後還一直不問緣由的幫著你?”

胡依一覺得自己可能真的喝多了,否則她怎麼感覺胡子玨一副快要哭了的樣子呢?

“三年多前,我做了一個噩夢,我夢見七皇子死了,然後你嫁給了周王,你和皇後娘娘不遺餘力的幫著周王,最後周王登基成為了皇帝,但你卻沒能成為皇後,因為大哥通敵賣國,皇後娘娘毒殺了皇上,他們都被處死了,然後你成了廢妃,最後命喪火場……”胡子玨的說著,雙手微微有些抖,他想要再喝一杯酒,但他的雙手好似有千金重,根本端不起那酒杯來了。

胡依一的腦子瞬間就清醒了過來,因為胡子玨說的夢,根本就不是什麼夢,而是她上輩子悲慘的一生!

“然後呢?”胡依一記得很清楚,她死的時候,二房所有人都還好好的,所以胡子玨應該知道她死之後的事情。

“你死了,成為皇後的是從前周王的側妃裴氏,胡嫿也成為了謝妃,三叔原本就有從龍之功,而胡嫿入宮之後,也頗為得寵,所以一時間胡家三房風頭無兩,直接可以與皇後娘家——裴家一較高下……”胡子玨的眼神漸漸有些空洞起來,那個夢已經過了好幾年了,他要努力的回想一下,這麼久了,若不是那個夢太過於真實,他肯定記不了這麼久的。

胡子玨說的這些,胡依一基本都能猜到,所以毫不意外,她等著胡子玨繼續往下說,說他為什麼會在夢醒之後,對她親近了起來,畢竟她記得她上輩子跟胡子玨並不算特彆親近,兄妹之間感情並不深。

“周王那麼個性子,誰都不相信,所以等到登基之後,見裴家和胡家坐大,心中十分不痛快,所以就在宮中故意捧著胡嫿,讓胡嫿和皇後裴氏去鬥,進而引起胡家和裴家的爭鬥,胡嫿是什麼樣的人,你也知道的,她被捧得高了,就不願意再下來了,為了保住周王的寵愛,她……”胡子玨頓了頓,“周王登基之後,三叔為了增加胡家的勢力,也扶持了我們二房,周王不好直接對三房動手,所以就想拿我們二房開刀,於是胡嫿就算計了我們,將整個二房都當作了籌碼,送給了周王,我們對胡嫿從都不曾設防,最後二房除了我,沒能留下任何活口……”

胡子玨說著,還握著酒杯的那隻手就微微有些顫抖了起來,隨著他的訴說,他做的那個夢又漸漸在腦海裡清晰了起來,當初長房血流成河的時候,他並不在京城,後來聽人說起,他雖然心有餘悸,但也隻是有幾分唏噓,等輪到他們二房的時候,他親眼看見了之後,那漫天都充斥著血腥味的景象,哪怕是做夢,他也永生永世難忘。

“二哥逃過一劫是因為?”

聽胡依一問起這個,胡子玨微微有幾分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,“你曾在我生辰的時候送給我一個生辰禮,是一根碧玉雕竹節的簪子,我極是喜歡,所以一直都用來簪發,二房被滿門斬首的前一天,我卻被人用死囚給替換了出來,我不知道對方是誰,他隻說是因為這根簪子出自故人之手,所以看在故人的份上,救我一命……”

這大概是胡子玨最想不明白的地方了,不過這並不妨礙他感謝胡依一救了他一命,雖然他在夢裡最後還是死了“這便是我為何突然對你親近起來了的原因了。”

胡依一默了一默,她上輩子確實送過胡子玨一根簪子,至於這根簪子的來曆,她卻有些想不起來了,若是有什麼重要的來曆,胡依一也不會將它送給了胡子玨。

這輩子她沒有送過簪子給胡子玨,所以她回頭是不是可以找找看?

“在那個夢裡,你們長房的事情,雖然都是三房一手導致的,但我們二房為了三房給的那一點好處,而一直袖手旁觀,也並不無辜,所以後來也遭到了報應。”胡子玨說完,終於將杯中酒一飲而儘。

“不過隻是一場夢罷了,二哥不必太過自責。”胡依一也能理解二房,畢竟上輩子她和胡子琛從一開始就掉入了三房的陷阱中還不自知,根本就不是三房的對手,所以二房選了三房那一邊也是人之常情。

人跟人的感情都是處出來的,好比現在,無論發生任何事情,胡子玨都絕對不可能再對她袖手旁觀。

而上輩子她跟二房等人都沒怎麼相處過,憑什麼要人家為了她而跟如日中天的三房做對?

“可若當初我們在知道三房的圖謀時,提醒你們一二,你們也不至於……”胡子玨做的那個夢太真實了,所以每每想起,他都難以釋懷。

“可二哥早先的時候其實並不知道不是嗎?你早年中了進士,之後就一直放外任,又如何知道三房的謀算?又如何能提醒我們?等你知道的時候,怕是已經來不及了吧?”胡依一從一開始對胡子玨親近就隻有警惕而沒有反感,就是因為上輩子的胡子玨基本沒有摻合進這些陰謀裡麵,算是整個胡家裡麵最乾淨的人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胡子玨剛想要反駁胡依一,說自己難辭其咎,突然就察覺到了胡依一話裡的不對,他微微抬眸,驚訝的看著胡依一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我在夢裡一直在放外任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回到唐末當軍閥 重生團寵:腹黑太監喜當爹 趙雲的命 神醫轉世為妃 夢師館 芙蓉盛開的季節 亂秦之趙括重生 麻辣女兵之陰錯陽差 第四人皇 玄冥扇